首页 > 其他 > 创译生环 > 哈德莯

哈德莯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

创译生环哈德莯

云层之上三千米,旋聚着一轮灰红色散云,留出一道圆形口子,白昼初光应该塌潵而下,可她们的光明却直冲而上,让人们在苍穹之下安稳幸福。

元素城外围,青金石酒作馆,

深坑边缘被人们用巨石磊起夯墙防止坍塌,中心的水坑边缘开发成了菜园子,肥硕的老鼠在雪白的垄田边缘穿梭,是健康的黄灰色亮泽,在枯草堆的洞口东张西望,冻得那腮帮子鼓鼓的,鼻子软的可爱。

箕斗城,连夜敢来了一位律师,身着刻着d字的褐色风衣,手提金属公文包,头戴防冻呼吸罩防护头盔,来追溯丢失的灵环玄铠,

“叮咚,青金石酒作馆,门打开,

“这真是一个漂亮的城市,哈德莯心中感叹到,”

“你好,我需要一间客房,说话间去下了头盔面具,拎箱子的手换了一只,褪去了一只手套,”

“好的,女士,出示下的证件,城外的人需要登记,您填写一下”,彭娜热情的照顾着,

“告诉我,你这儿有寄编邮箱1吗?稍后我去取一些东西”

“有的,是无序邮编?”

“jdc—qjs012,我不知道是什么,大概是文件什么的,”

“噢,稍等,您的物品,保取时间超过了24小时,请支付2通贝,”

“我暂时不需要别的东西,费用都算进去,请给我开一张发票,不用写抬头”

“像收拾宝贝一样藏好,收拾好了东西出房门,下楼前,两人隔着一根柱子,眼神交锋一瞬间,空气都变得静止了,

心跳加速,仿佛看到了天敌一般,下楼时本能的放慢了脚步,

哈德莯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在那道身影被台阶没过时转头看了一眼,比了比房号和门卡,便驻进了隔壁房间。

“在楼下紧张心虚的等了一会,彭娜从一扇门里出来,

“不好意思,来晚了,怎么了?需要点什么?”先声问到,

“我想,租用一会儿你们的表皮生长因子肉焊刀3,”

“呀,您受伤了呢,是冻伤还是灼伤,贞冬季处理晚了,可是会丢命的,快去我们公休室”

“灼伤,是灼伤,不用,不用,哈哈,问题不大,我自己来,我带了元素城医保卡,这是10果贝小费,”王帕尼被这呼声惊住了,”

“填写一下文件,这里,这里,然后在这里摁个手印,照着那份模板,写就是了”

马马虎虎的进了公休自助医疗仓,将彭娜给的两支推注剂4填装,开始对着伤口一阵嘭钉,嘿,比想象中的没那么痛,

回到房间,摸了摸后脑勺处的灵环,虽然巣庭每年会有笔贞冬季补助,但需要通贝才能维持下去,现在需要一个正经工作了,

隔壁房间,哈德莯,打开文件袋,那是元素城癸未号塔窗的灰色文件,外来事物的一些交接内容,主要声明了代负责人的立场,例出了该事件的相关处理规章,总的来说;这是元素城庭卫的证物,涉及到元素城的一桩重要案件,已被收纳入库,配套的编码正在申诉纠察,

“搅动了会碳盆,让使屋里更暖和些,这类事情,不能再公共网络上传递上又出岔子了,话事人的工作是个紧密活,

工作汇报要如何写呢?

换了一个事务所的工号,接通往箕斗城一处昏暗办公室,

“报告,事情需要按预订方案外处理办法”

打开远程通信,停顿几秒,接通后,另一头漆黑无言,一阵干扰后,再次接通。

“您好,律师,遇到什么问题吗?一张女士话务员面孔出现?

“报告,申请预备方案”哈德莯,皱了皱眉,不得不再次重复了一遍,

“请备注原因,律师,”话音刚落,

“是灰色文件!”哈德莯急忙发言,后两字未落,通信便被中断了,无法再次联系。

过了几分钟,金属手提包声音传来,您好,as已激活,正在为您服务,重命名,修改,已恢复出厂设置,

哈德莯呼出一口气,文件也烧在了炭火盆中,处理完一切后保持状态,出了门,

青金石酒作馆前台,

“你好,小姐,我需要寄游存件5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德莯被解约开除了,并且收到了一笔不菲的违约金,欣喜之间有些忧愁,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,这笔费用足够她在元素城度过贞冬季和淋春季季,暂时回不去了。

塔窗台,健身室,

“卡拉什尼科夫?巴根,你很喜欢健身吗?嘿嘻嘿,哇,他身上的光纤好棒,”

“欸,不要打扰他,快去打早餐啦,忘了噢,今天塔局1要在7点开线上会,快来不及了”

“拜拜,哈哈,你自己练吧,我们先走啦!”

高高帅帅的卡拉什尼科夫?巴根,眼看四个莺莺燕燕离开,接着不受影响的开始锻炼,内心确是,

“要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
返回顶部